鄂森:参与东京大审判的扬州人
添加日期: 2015-09-07  点击量:
    

远东军事法庭

  编者按

  60年前的这个时候,一场正义与邪恶之间的较量正在日本东京进行。东京审判从1946年5月开庭到1948年11月宣判终结,共历时近两年零七个月。期间共开庭818次,法庭记录4.8万余页,出庭作证的证人达419人,出示文件证据4000多件,判决书长达1213页,规模超过了纽伦堡审判,堪称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国际审判。作为中国的检察官,扬州人鄂森参与了东京大审判,见证那一场艰苦卓绝的较量。

 

1.求学法律名校

  1928年鄂森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东吴大学法学院,8月,鄂森与同学倪征燠、沪江大学的孙瑞麟一起登上了美国大来公司的麦迪逊总统号客轮,来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更是享誉全球的法学院,在美国法学院排名中一直位于前列。通过一年半时间的学习,鄂森获得斯坦福大学法学博士学位。

  2.上海滩“大律师”

  鄂森曾在多起著名案件中充当辩护律师,其中就包括“胡蝶、林雪怀解约案”。林雪怀和胡蝶属于影界同行,他们相识于1925年前后上海滩的拍片现场。胡蝶和林雪怀共同合作了几部言情电影,比如《秋扇怨》等影片。后来林雪怀开了一家名为“早餐大王”的点心店,二意三心,自谋生路。在林雪怀商业化了的巧言花语下,于1927年3月22日,林雪怀跟红极一时的胡蝶订了婚。胡蝶拍完言情电影《歌女红牡丹》后,林雪怀开始跟胡蝶发生了许多的不快,两个人恋情渐渐走上困难与迷途。其中的主要原因之一,林雪怀花的一直是胡蝶拼命拍片挣的血汗钱。为了摆脱这一张白纸黑字,胡蝶奋斗了整整一年,“蝶雪解约案”终于在1931年底彻底终盘。虽竭力辩护,仍以失败告终。

  3.执教东吴大学

  鄂森从美国博士毕业后,回到国内执教东吴大学法学院。三四十年代的中国,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中。在日寇入侵,上海沦陷后,东吴大学法学院曾借租界得以幸存。但在日美关系交恶以后,东吴大学迁往重庆,留在上海的法学院,在教务长兼主任费青(费孝通先生的胞兄,德国柏林大学法学硕士)及鄂森先后主持之下,根据其英文校名改称“中国比较法学院”,使得学校在困难的时期坚持正常的办学,在南阳路坚持继续上课。在如此艰难的环境中培养了大量的法律人才。

  4.见证“东京审判”

  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1946年1月28日,盟军总部公布了参加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11国法官名单,中国法官梅汝璈位列其中。

  日本侵华作为东京大审判的主要部分,事务繁杂,工作繁重。中方因为证据不足,难以使土肥原、板垣等十恶不赦的战犯伏法而处于紧急关头。1946年初冬,我国增派深谙英美法律的倪征燠(新中国首任国际检察官)、鄂森、桂裕和吴学义去远东国际法庭,为中国检察官的顾问。  

  东京审判之难,难在举证。在1946年3月到4月,向哲浚和鄂森、裘劭恒频繁回国,前往过去的敌占区和遭受过侵略迫害的难民中寻找人证与物证。但由于战争期间中国方面没有注意搜集和保留证据,日本方面又严守军事秘密,投降后又销毁了大量犯罪证据,让中国检察官们的工作困难重重。

  倪征燠和鄂森去北平东城什锦花园吴佩孚的公馆访问吴的遗孀张夫人。她详尽地讲述了那天日本医生在楼下为吴“治牙”时,注射一种毒剂,使吴立时晕倒,张夫人闻讯下楼,吴已气绝身亡。倪征燠后来曾在东京审判中提出关于“吴唐合作”的阴谋,作为土肥原、板垣罪证的一部分。

  北平取证后,倪征燠与代表团成员鄂森、吴学义取道东京。为了获取有力的证据,中国检察组决定通过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要求盟军总部让我们进入已被封闭的日本前陆军省档案库,调来当时日本战地指挥官的报告,以便寻找土肥原和板垣等人的罪证。 

  最后倪征燠和鄂森等这些富于正义感、爱国心的有识之士,用他们丰富的学识和高超的辩论技巧对侵华主要战犯提出了有力的控诉。在庄严的国际法庭上,向全世界第一次明确了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的性质,用铁的事实揭穿了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侵略的种种借口,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利益和尊严。1948年11月12日法庭最后对受审的25名被告宣告处刑。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和“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松井石根等7名甲级战犯被判处极刑!这是伸张国际正义、维护世界和平、制裁战争势力的重要行动。参与东京大审判的全体中国同仁,为维护中华民族的利益作出了历史性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