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兰友:粉妆巷走出民国高官
添加日期: 2015-09-07  点击量:
    

 

 

  位于“双东”的洪兰友旧宅

  洪兰友少年随父居住在扬州市区粉妆巷北头,后迁至地官第10号。民国二十六年(1937)四月廿二日洪兰友料理父亲洪可亭的丧事时,国民党政要蒋介石、林森、于右任、孙科、陈果夫等人,纷纷表示哀悼。洪宅治丧依扬州风俗,停柩七七四十九天,这在当时,不啻是件轰动半个扬州城的事儿。

  洪氏世为安徽歙县大户人家,居县城以西的岩寺镇。咸丰年间,为避太平军之乱,洪兰友的祖父洪丽川率全家至扬州落脚谋生。丽川先生是位中医,医术尤妙,善解妇女小儿体气。洪兰友的父亲洪可亭,早岁便佐盐商办理盐运兼文书。

  盐业衰微,洪可亭二十多年中没有佣金,自食其力,其时丽川老先生还在,举步维艰,常以孟子“贫贱不能移”激励自己,勤俭度日,安之若素。有一男二女,即子兰友、女竹友、松友,以童心比类,谆谆善导,遂使子女成才。在洪兰友仕途通显之后,亲朋好友乃至街坊邻居,恭维之语不绝于耳,洪可亭不屑一顾,谓“为国民者,各尽各的义务”。

  洪兰友,又名作梅,1900年2月27日生于扬州,1924年夏毕业于上海震旦大学法学研究院,这是一所法国天主教教会学校。洪兰友其专长为法学。国民党政权建立之初,司法界基本上保留了晚清及北洋政府时的旧班底。蒋介石提出“融党于政”的同时,又提出“党化司法”的政治要求。1932年1月国民党加速向司法界实施“全面渗透”。当时,担任司法院法官训练所所长的洪兰友虽毕业于法学研究院,做过律师,但在注重资历的司法界,只是个未经风雨的雏儿。陈果夫为了使他颜面有光,不惜破费送洪去英国镀金。回来后,凭着一身“洋”气,洪成了司法界的大佬。此后,洪兰友在南京鼓楼附近兴建了训练所基地。洪兰友当了10年法官训练所所长,培训了上千名人员,几乎全部留在了“司法各个部门”。此外,洪兰友与司法界人士建立了中华法学会,创编了《中华法学志》,曾任中华民国法学会书记长,编著过《法学通论》。1943年洪兰友任国民政府社会部次长,参与了《社会救济法》的制定,他在《社会救济法的立法精神》一文中表示:在现代社会,“人民之于国家,休戚相关,患难与共,其于救济事业,自当视为政府对于人民应尽之责任”。还与周鲠生合著了《日本暴行与国际法》,从国际法的法理角度,控诉了日本侵华的暴行,伸张了正义。四、他善于综合平衡。1935年12月2日,洪兰友当选为国民党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1938年11月5日,国民党中央决定将重庆市特别市党部改归中央直辖,并任命洪兰友为特别市党部主任委员,他时年38岁。此后便平步青云,任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副秘书长,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副秘书长、代理秘书长,成为国民党中央秘书工作的主要负责人,一直到病故前夕。1958年9月28日洪兰友病故于台北。胡适在1958年11月24日台湾《中央日报》发表过《悼洪兰友》一文,文中称,“会场上的朋友都记得他那字字句句清楚明白的声音,和他那有条有理、不慌不忙的气度,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那任劳任怨、忠于职守的精神”。最后,胡适还把洪兰友比喻成“一个最慈祥的保姆,一个最忠实的顾问”(摘自《胡适传记作品》第三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