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在校期间受伤,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 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添加日期: 2020-08-24  点击量:
    

 学校在校期间受伤,学校未尽到教育管理 义务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一、案例基本信息采集

    案例类型:    人身权益类                                 

案例报送时间:  2020-07-02          

供稿:(实名,单位+姓名)    贾玲                    

审稿:(实名,逐级)    汪军,陈建梅                         

检索主题司:    教育管理义务                                

(备选检索主题词:如以案释法、普法、案例、正当防卫、防卫过当)

案例报送单位:     宝应县司法局              

地址  &地址&                          

邮编  &邮编&                           

电话  &电话&                              

二、案例正文采集    

【案情简介】

     杨某某与戴某某均是江苏省宝应县某初中初二(1)班学生。2014128日上午,第四节课是体育课。上课预备铃响后,戴某某作为体育委员负责在班级门口整队,在前去整队过程中,杨某某与戴某某相互嬉闹,杨某某拍了戴某某后背几下,戴某某拍了杨某某前胸几下。因宝应县某初中的操场塑胶跑道正在修建中,体育课被安排在学校大门西边的空地上授课,队伍分成两列整好后,该班全体学生一起走到上述空地上体育课。到达后,该班体育老师站在队伍前面,戴某某继续负责整队后返回到队伍中,杨某某与戴某某面向体育老师左右相邻站在队伍第二排,双方继续嬉闹,杨某某用手掌拍了戴某某,戴某某敲了杨某某后背,后戴某某用手做弯钩状,击打了杨某某下体,杨某某立即感觉下体疼痛不已,但坚持上完了体育课。杨某某与戴某某相互打闹、挑逗、发生肢体接触,以及戴某某用手击打原告下体过程中,宝应县某初中体育老师均未能及时发现并予以制止。1211日,杨某某右侧睾丸疼痛加重,即在宝应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1、阴囊外伤;2、右侧睾丸扭转坏死;于当日行睾丸血肿清除+睾丸鞘膜部分切除术。1220日,原告病情继续加重,遂转至南京市栖霞区医院住院治疗,1230日行右侧睾丸切除术+清创术,2015110日出院。原告的伤情,经法院委托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鉴定,鉴定意见为:1、被鉴定人杨某某此次外伤致右侧睾丸切除,属九级伤残。2、被鉴定人杨某某受伤后建议护理期限60日、营养期限60日。                                        

                                                    

【调查与处理】

     宝应县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承担赔偿责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本案中,杨某某与戴某某在体育课上课期间相互打闹,造成杨某某右侧睾丸切除九级伤残。杨某某与戴某某作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对双方打闹存在危险性,已具有相应的认知能力,造成此事件的发生,双方均存在一定的过错。戴某某本应冷静理智处理纠纷,但是却不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反而用手指作出“弯钩”状击打杨某某的下身,造成杨某某右侧睾丸坏死切除的严重后果,有明显过错,其应当对自己行为所造成的后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杨某某作为与戴某某的同班同学,对引起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纠纷产生后也未能理智处理,理应对事件的起因承担一定的责任。同时,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被告宝应县某初中作为在校学生的具体教育管理者,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在校学生人身安全的义务。特别是在室外体育课授课期间,此时学生处于室外活动状态,作为负有教育管理义务的学校更应尽到注意义务,防止危险的发生。杨某某与戴某某之间的争执、打架的经过,不是发生在瞬间,而是随着事态发展有一定的过程,事发时宝应县某初中的体育老师虽在场维持课间秩序,但并未尽到管理职责,未能及时发现并制止杨某某与戴某某之间的不当行为,造成杨某某受伤,故宝应县某初中也存在相应的过错。综上,杨某某的损失,结合原、被告各自的过错以及造成杨某某九级伤残原因力的大小,一审法院酌定杨某某与戴某某、宝应县某初中分别按照20%40%40%比例承担责任。宝应县人民法院于2015119日作出(2015)宝民初字第0512号判决:一、戴某某的法定代理人屈某某、戴某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杨某某72048.6元;二、宝应县某初级中学于本判决书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杨某某72 048.6元;三、驳回杨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戴某某、宝应县某初中均不服,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512日作出(2016)10民终601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学校作为在校学生的具体教育管理者,负有教育、管理和保护在校学生人身安全的义务。特别是在室外体育课授课期间,此时学生处于室外活动状态,作为负有教育管理义务的学校更应尽到注意义务,防止危险的发生。学校在教学过程中,未尽到管理职责的,并造成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学生损害,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典型意义】

     由于我国家庭的独生子女现象,父母大多对子女的期待和保护程度很高,这使得家庭通常难以承受子女的意外伤害,因此,校园安全与学生人身伤害事故防范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问题。可是,随着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校园规模、教学设施、周边环境、社会不安定事件等影响校园安全的因素也日趋多样化、复杂化。此外,教育方式的改革、社会开放程度加大、学校组织学生参加课外活动的增加都令学生在校受到伤害的风险增大。根据实际情况,学校的安全保障义务,大致包括以下内容:一是告知、教育义务。二是危险管理义务。三是组织义务。该义务主要是指学校举行各种体育活动或户外活动时,应当承担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包括谨慎选择活动的组织者、选择安全的活动地点、规范组织活动内容及对于学生危险行为的适当监督。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学习、生活期间受到人身损害,学校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到教育、管理职责的,应当承担责任。本案中,原告提供了公安机关的调查笔录、庭审笔录等证据,证实原告受伤系在室外体育课上课期间;原告与其同学戴某某之间的争执、打架的经过,不是发生在瞬间,而是随着事态发展有一定的过程,事发时某某初中的体育老师虽在场维持课间秩序,但并未尽到管理职责,未能及时发现并制止原告与被告戴某某之间的不当行为,故可以认定宝应县某初中未尽到组织、管理、照顾义务,应当对原告的伤害承担相应赔偿责任。需要说明的是,相关学校应当尽可能完善照明、电子监控等系统设备,确保校园安全不留死角,确保在校学生人身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