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司法广角 > 司法广角
宁镇扬同城化发展内涵与模式再认识
出自于:  发布日期: 2017-10-13

世界城市化的经验已经证明,都市圈(群)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空间发展形态,大纽约、大巴黎、大伦敦等区域一体化的发展,为城市圈(群)的发展创造了样板。在中国现代交通体系高速发展的前提下,中国区域同城化和大都市圈的建设已经成为一个必然趋势。本文在研究分析国内外同城化区域发展规律的基础上,从地域生产力和空间再生产的视角出发探讨宁镇扬同城化建设的模式与结构。

全球化与本土化视角:经济全球化与长三角多中心结构极化

在西方社会科学的研究范式中,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区域被视作后福特主义时代经济和社会生活基本单元的观点,逐渐被西方主流社会科学界所认可,并出现了所谓的新区域主义。随着经济全球化与网络化进程的不断深化,国际间联系更加紧密并进一步细化分工,所有这些催生着国家、区域、城市间各种合作的深化。同时,单个城市的发展模式也被证明由于人口、经济过度集聚而存在发展成本上升、整体竞争力下降等问题。由此,一体化城市区域或城市集群已取代单个城市,成为国家或区域参与全球竞争与合作的基本空间结构单元。

在区域一体化的进程中,同城化承担着构筑城市群经济社会的全面依赖关系结构的重任。伴随城市社会结构变迁和城市新型服务业的成长,城市群在衍化中会出现某种规律性的发展过程,即聚集中心化扩散结构性繁衍空间重集聚首位空间极化再扩散首位度提升再扩散,形成城市群经济社会的全面依赖关系结构。

具体到宁镇扬三市所属的长三角板块,随着区域经济一体化与产业集聚进程的不断推进,自十二五以来,长三角经济发展已呈现多中心集聚和空间重组的趋势,多中心结构极化特征明显。该区域范围内正在形成苏锡常、杭绍甬、宁镇扬、江苏沿海等区域,并形成以不同城市为中心的次区域。其中,杭绍甬以杭州为中心,苏锡常每个市都是中心,宁镇扬以南京为中心。而在长三角多中心结构极化的格局中,宁镇扬板块由于距离上海较远,接受辐射能力有限,与苏锡常、杭绍甬经济板块相比经济发展速度较慢、经济活力不足,在长三角格局中缺乏综合优势,宁镇扬同城化板块必须打破内部升级的压力,成为能够在更大范围内集聚资源要素的发展极核,以免成为区域板块中的结构化空洞而被日趋边缘化。

国家战略与区域整合视角:同城化地域生产力的再造

随着省会都市圈掀起的重组浪潮,京、粤、闽、浙、苏、晋、蜀、皖等多个省份将同城化作为十三五的发展重点,以进一步优化地域生产力结构、市场资源配置、空间再生产价值和区域管理创新。《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提出以城市群为推进城镇化的主体形态,其相关城市群的发展战略构建亦逐步具体化,大城市群的建设开始构筑中国新型城镇化的道路。这既是对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城镇化道路的客观判断,也是从中国资源条件出发作出的合理选择。首先,同城化是实现质量型城镇化的前提。同城化有助于扩大中心城市的辐射效应,形成集聚经济优势,同时还有利于梯度有序型城乡空间结构的形成,实现资源有效配置与优势互补,追求经济社会发展的质量效益。其次,同城化符合人的城镇化的根本价值诉求。同城化有助于在更大范围内整合社会服务资源,促进公共服务日益均等化,扭转传统城镇化重地轻人的倾向。最后,同城化有助于打破城乡二元分治状况,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长期以来,中国城乡二元结构特征明显,同城化的实施有助于在一体化区域内实现公共服务体系的同城化设计,彻底突破城乡二元结构的限制。

从区域生产力的整合角度讲,伴随长江经济带战略的提出和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格局的形成,长江经济带需要全域联动发展,需要多个中心来支持并形成良好的联系与互动。南京要跻身一级中心城市,必须建构宁镇扬同城化的合力,以同城化城镇群为主要形态参与到整个长江经济带的竞争与合作的格局之中。从国家战略高度的层面而言,宁镇扬板块正处于长三角一体化、江苏沿海地区开发、安徽皖江城市带和南京国家级新区的开发战略等多个国家战略的交汇点上。这对于宁镇扬板块来说,既是也是。从的角度而言,若放置于泛长三角的视域中,宁镇扬板块将成为泛长三角格局中承东启西、跨江联动的重要节点,也将成为沟通重要战略板块的桥梁,既能接受辐射,又能直接进行辐射并传递辐射。从的角度而论,宁镇扬板块如果发展不足,则会形成皖江城市带和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板块之间的结构性空洞,使得区域联动发展的进程受阻。

国际经验视角:有效协调机制之上的有机疏散与集中

从世界经验来看,同城化区域、城市群、城市连绵带以及大都市区成为北美、西欧以及日本等地区域发展的主体形态,并成为带动区域一体化发展的重要支撑。这些地区由于城市化进程较快,大城市周围城镇密集度不断加强,从而在城市建成区间形成了空间上的连绵状态。国外大多数城市群或都市圈通过制定相关的协调制度来实现城市功能的有机疏散与集中。其中,在同城化区域发展方面,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与圣保罗、旧金山与奥克兰及伯克利、德国的柏林与勃兰登堡州等为代表;在城市群方面,以美国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北美五大湖城市群、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英国伦敦-利物浦城市群、欧洲西北部城市群等为代表;在都市圈方面,有大伦敦都市圈、大巴黎都市圈、大东京都市圈等。无论是同城化区域、城市群还是大都市圈,其共同的特征是地区的城市化进程快速发展,并且大城市较早地成为了区域性中心城市,具有较强的辐射与扩散效应,使得周边区域密集程度不断加强,在区域功能上呈现出连绵状态,这也是同城化发展的基础。通过解读这些同城化区域、城市群、城市连绵带和大都市区的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如下经验值得宁镇扬板块在同城化发展中借鉴:

一是形成中心城市功能的有机疏散,打造高效有序的协作分工体系。同城化或城市群的发展模式,并不是围绕中心城市摊大饼式地无序蔓延,而是围绕中心城市,形成功能有机疏散,实现对中心城市功能的有效延伸。如大东京都市圈在发展中提出了首都圈分散型网状结构的概念,指出不仅要合理配置各核心城市的城市功能,还要促使各核心城市及东京中心区之间的相互合作交流,从而形成一个定位明确、功能完整的网状地域构造。二是强化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实现跨区域的有效强势扩张。如在大伦敦都市圈内,伦敦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金融中心、创意产业中心与新兴工业中心,由此,伦敦的发展亦对周边地区产生了强大的驱动力,从而实现了跨区域有机性的结构性扩张。三是打造优化配置的产业结构体系,形成融合配套、错位分工的互动发展格局。以日本太平洋沿岸的城市群为例,在此城市群内,城市之间的分工十分明确,千叶为原料输入港,横滨专攻对外贸易,东京主营内贸,川崎为企业输送原材料和制成品。四是重视区域发展协调机构的建设,形成区域化的差序格局,使区域一体化发展成为可能。国外大多数城市群或都市圈都设有相关的协调机构并制定相应的制度,如大伦敦管理局”“巴黎地区规划发展委员会等,并赋予其规划和调控权。跨越行政边界的有机统一的管理体制,有助于协调区域内整体资源配置与使用,更加有效地布置产业网链,形成各具特色又协作配套的产业格局。五是注重区域“城市文化资本”的塑造,培育区域个性与创新活力。城市群是国家的文化创新中心与孵化器。如大巴黎都市圈就提出了以文化遗产保护为核心,融合文化创意、科学研究、视听产业等现代文化科技产业,形成文化经济的聚能效应。通过体制、资金、政策、环境等多方面培育、扶持、孵化科技文化人才构成当今城市群的发展特点之一。

宁镇扬同城化模式重构:从传统同城化到有机差序格局的同城化

面对全球化时代的城市竞争以及区域发展的整体形势,宁镇扬同城化的发展模式必须进行有机化、差序格局化重构:在空间形式上创造中心首位城市+核心扩散区+区域城镇网状结构,在整体机理上表现为有机差序格局。具体而言:

其一是创造南京“中心首位城市”的发展模式,形成具有“磁场极核”功能的首位效应。中心城市的集聚与扩散机制可以促使同城化区域由低级向高级、由无序向有序的方向发展演化。从这个意义上说,必须创造南京中心首位城市的发展模式,有效集中并合理分配资源与要素,促使同城化由简单拼贴式的城市加法转向有序合作分工关系之上的乘法。其二是形成镇江、扬州的“核心扩散区”发展路径,实现“同频谐振”的同城化发展格局。镇江、扬州作为宁镇扬同城化的重要协同区域,必须实现对中心城市南京的资金、技术、人才、信息、产业等生产要素的积极承接,成为反磁力中心,进一步强化与南京的经济协作与联合,发展拾遗经济”“补缺经济配套经济,由此成为南京中心城市功能辐射的核心扩散区,更加顺畅地参与区域发展大循环,实现同频谐振下的共生多赢。其三是通过多层次城镇体系的打造,形成“区域城镇网状结构”,发挥“有机差序”的一体化集散效应。以区域性交通网为基础,尤其是发挥城际轨道交通的带动作用,形成中心城市、新城、新市镇为城镇化网络节点的区域城镇网状结构。

中心首位城市+核心扩散区+区域城镇网状结构模式驱动下的宁镇扬同城化必须打破传统的同一化”“同体化规模扩张的结构模式,对宁镇扬同城化的发展内涵与模式进行重新的认知。宁镇扬同城化将构成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并内含一种统一对立的竞合关系,而其创新特征就是梯度有机秩序意义上的差序化格局的结构。(作者:张鸿雁 南京大学城市科学研究院院长、教授、博导;何淼系南京大学社会学院博士生)